喜欢就不要吝啬。

躺手圣物面包虫(๑•́₃ •̀๑)

明唐 脑洞

就叫《炮友》吧。

口水洞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炮友明唐,不过问私事,喵哥无所谓,炮哥对于透露私事很忌讳。

一次打完炮。

喵哥:我接下来有事,可能几个月都不能再见了。

炮哥瘫在床上随口问:你干什么去?

喵哥雀跃:你对我的私事有兴趣了?我不介意都告诉你。

炮哥:......你省省吧。


于是两人的任务地点撞到一块儿,喵哥受伤,碰到了躲在一处要找时机离开的炮哥。

炮哥内心:卧槽装不认识好了。

结果喵哥说:我早知道你是杀手。

炮哥:……

炮哥:我也知道你,你丫装得还挺像。

喵哥:废话不像你能跟我啪吗。

炮哥:可我知道了还是跟你啪啊。

喵哥恍然大悟:那我魅力可大啊。

炮哥...

唐藏 脑洞



藏剑没有兄弟,于是父母就给他找了个年龄大他些的唐门当玩伴,也是想培养一个护卫。


结果藏剑被唐门宠得无法无天(爱操心的唐门),母亲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正好唐门自己也要回堡接受更深层次的训练,于是就把唐门送走了。


藏剑从一开始的闹翻天到后来的淡然虽然心里还是有疙瘩。


然后他们都长大了。


唐门回来了。


藏剑好想揍他。


然后藏剑就要揍他,唐门就把藏剑制服了。


藏剑不爽到飞起,小事上各种刁难唐门,唐门也不恼怒,只做好自己的本分。后来藏剑觉得无趣,也就消停了。


两人的关系从朋友变成了主仆(表面表面(๑•ี_เ•ี๑))


虽然是这样两人还是很默契地过关...

道剑 脑洞

双修二种心法的江湖浪子收了俩徒弟,一藏剑一纯阳。


年少时期,藏剑贪玩,好在武学上颇有天赋,爱玩乐也学得快,最敬最怕的是师父。纯阳气性较倔,骨子里不服输,虽然学得也不错,但总有些死脑筋,敌不过藏剑的灵活剑法,但胜在心思缜密,颇有谋略。藏剑好动又冒失,经常动不动就闯祸,都是纯阳想的法子助他免遭责罚。

 
师父初收他们时,自己建有一个小菜帮,想培养纯阳与藏剑为己所用。长大后,藏剑崇拜师父,勤做任务,广招侠士。纯阳却是心大,觉着在师父底下办事施展不开,攒够了些资本后便出去独树一帜,也经营了个规模不小的帮,抢了风头,还游说藏剑也跟着自己去,藏剑心思单纯,又以师父为大,婉言谢绝

道剑 脑洞

藏剑认识个千年老鹤妖纯阳。自打认识这鹤妖起,就有事没事往他那跑,鹤妖活得久,见识多,藏剑第一次和他聊得尽兴,到后来就连练武都去那,练毕将重剑往地上一插,喘着粗气就坐到一旁观赏的纯阳边上,端起杯茶咕咚下肚,又聊了起来。纯阳性子有些薄凉,平常不太喜好与人交往,后惊叹于藏剑的青年才俊,又是完全不介意自己的身份,也乐于与之交好。

相识了个把月,每日品茶饮酒相谈甚欢,好不自在。这一日饮酒饮出了事,饮上了床,纯阳只觉滋味不错,也不避讳。藏剑佯装皮薄,却是故意而为之,这回成了,内心窃喜不已,装装羞赧的样子,过几日又与纯阳腻在老处,时而行些云雨之事。久而久之,藏剑日日面对纯阳,情动不已,眼波流转处皆是浓浓情...

梦(1)

lifeline衍生梦。

这个星球上的绿眼人民在侵占了无数生物的身体后,终于开始繁衍了,使原本荒芜的星球成为了一颗智慧星。我是一个被绿眼人民生下来的人类,这很匪夷所思,或许是基因所致。和我相同的出生在这个星球上的人类并不少,很多人暗地里形成了组织,虽然这数量比起不断增长的绿眼人民来说,是微不足道的。

我一共有五个家人,他们全是纯种的绿眼人民,我爸我妈我哥以及我的弟弟和妹妹,他们对我抱有防备,并且怀疑我是否会接受二次“变态”,而我从出生起,冥冥中便知道我不属于这个星球,我对我的家人都抱有敌意,假装接受并寻找打败绿眼人民的方法......

© 栖鸟 | Powered by LOFTER